EN [退出]
柏芝被虐片>中国新闻

_广东非法砖厂吞田50亩 监管部门普遍“不知情”

2017-10-20 05:48

鑫利砖厂旁边新开挖的泥塘里,挖掘机取土的齿痕清晰可见。 张迪 摄 听监管者说

近两年我才接管农田保护工作,之前去过潮利村一次,发现了基本农田被挖的情况,近两年砖厂是否开挖农田保护区取土,没人举报,我们不知情。

茂南区国土局彭姓负责人

我是2009年轮岗到鳌头镇的,目前没听说过砖厂从农田保护区取土,关停砖厂我们只是配合工作。

鳌头镇国土所一匿名负责人

鑫利砖厂去年换了“老板”,不知道是否存在侵占基本农田的情况。

鳌头镇政府副镇长杨宇成

砖厂周边的5个鱼塘的确占用了基本农田,但不清楚是何时侵占,砖厂新开挖的泥塘,将向上级部门汇报后进行调查。

鳌头镇国土所所长赖金亮

南方日报记者 张迪

10年时间,矗立在基本农田保护区内的一家名为“鑫利”的砖厂,不断蚕食着基本农田。挖泥、取土之后,一片片平坦的农田被注满水变为鱼塘,掩盖了土地的伤疤。

3月中旬,南方日报记者在茂名市茂南区鳌头镇潮利村调查发现,该村因砖厂取土导致至少50亩基本农田被毁。

茂名市早在2009年就掀起了整治实心粘土砖厂的风暴。无数砖厂被关停后,鑫利砖厂依然安然无恙,继续侵占基本农田,基层政府和监管部门难辞其咎。

鑫利砖厂:从农田中取土烧砖

从茂南区鳌头镇镇政府向东南3公里,鑫利砖厂矗立在一片开阔的农田边缘。路边的基本农田保护区石碑显示,这片名为“潮利村委会潮利大垌”的农田面积1865亩。

砖厂内,一辆挖掘机正在高约3米的土堆上挖掘,推土机轰鸣着在旁作业,装满红砖的车来回穿梭,砖厂内的一片空地中,凉放着一列列砖坯。

在茂南区国土局绘制于2004年的“潮利村委会基本农田保护区分布图”上,砖厂的位置以数字“24”标注。国土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根据“24”的说明,砖厂东2米、北2米之外均为基本农田保护区。

记者还发现,分布图上显示,砖厂以东至潮利村委会,数百亩的农田中仅有一处鱼塘。

但实际上,除了砖厂北边外,东、南均被鱼塘包围。在砖厂东2米外,两处深约2米的泥塘边堆放着湿漉漉的塘泥,泥塘中挖掘机的齿痕清晰可见,一辆中型泥头车取土后从泥塘开进了砖厂后门。

“基本农田里以前的确只有一片鱼塘。”潮利村村民阿东带记者走到距离砖厂不远处的鱼塘查看,鱼塘里的水几近干涸。“其他的鱼塘都是10年内被砖厂挖的!”

村民告诉记者,鑫利砖厂是在2000年建立的,刚开始是从砖厂以北的一户村民园子里取土,经村民交涉后作罢。此后,砖厂从一路之隔的文篷村委会的基本农田保护区的农田中取土。

10年时间,砖厂东、南方的基本农田则不断被蚕食。农田被挖后,无法恢复,注水成为鱼塘,由村委会向外出租。

记者发现,除了两处泥塘外,共有5个鱼塘。砖厂东边一个中等规模的鱼塘承包者告诉记者,她承包的鱼塘约12亩,“我的不算大,周边鱼塘加起来估计约50亩。”

“我们用的土不都是从泥塘挖的。”砖厂一名工作人员指着砖厂内的巨型土堆说,砖厂周围的土“不够用”,他们一个月挖几次,其余的土都是从茂港区买的。该工作人员称,地是租潮利村的。

茂南国土局:没人举报农田被挖

国务院于1998年制定并颁布的《基本农田保护条例》第十七条明确规定:“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基本农田保护区内建窑、建房、建坟、挖砂、采石、采矿、取土、堆放固体废弃物或者进行其他破坏基本农田活动。”按照规定,基本农田内也不得开挖鱼塘。

事实上,砖厂距离镇中心不过3公里路程,矗立在一片开阔的农田中。鑫利砖厂从2000年运行至今,不断从周边的基本农田大肆取土,为何没有被查处?

茂南国土资源局分管农田保护工作的彭姓负责人说,他是近两年才接管农田保护的工作,之前去过潮利村一次,发现了基本农田被挖的情况。该负责人称,挖地取土可能是由于之前政策不严造成,“近两年砖厂是否开挖农田保护区取土没人有举报,我们不知情”。

如果说基本农田被侵占需要群众提供线索才能进行执法的话,从2003年开始茂名整顿砖厂的行动就让“不知情”成为遁词。

根据茂名当地媒体报道,2003年以前,茂名市建筑墙材一直被实心粘土砖统领市场,90%以上墙体材料产品是实心粘土砖。每年生产这种实心粘土砖大量破坏了农田和植被,造成水土流失,生态环境恶化。

从2004年4月1日起,茂名市规定,市区范围内凡新建、扩建、改建的建筑工程禁止使用实心粘土砖。

2009年,茂名市再次叫停全市辖区内高能耗、高污染的实心粘土砖厂。根据规定,实心粘土砖厂被要求在2009年7月15日前“停、关、拆、搬、改”,否则将强行拆除。茂南区、茂港区行政区域范围内80余家砖厂被列入重点督办对象。

生产实心粘土砖的鑫利砖厂缘何没有被强制拆除?

镇政府官员:不知农田何时被侵

“我是2009年轮岗到鳌头镇的,目前没有听说过砖厂从农田保护区取土,关停砖厂我们只是配合工作。”鳌头镇国土所一名再三要求匿名的负责人称。

踌躇片刻后,上述负责人向记者道出了“苦衷”。该负责人称,鳌头镇用地紧张,无论是一般耕地还是基本农田,因农民自建房、生产被占用的情况突出。

“我们到村里执法,向在基本农田保护区内建房的村民发出停工通知,结果当面就被撕了,”该负责人称,有一次群众还一路追打国土执法人员到国土所。

国土所内悬挂的茂名市问责政策显示,国土所辖区内违法占用基本农田一宗以上,国土部门未采取强制措施拆除和复耕的即被问责。

“如果按照问责机制,所长都该换了几任了。”该负责人称,因为基层执法工作难以展开,国土所发现违法用地的情况,只能按照用地巡查报告制度向镇政府、茂南区国土局汇报。

在鳌头镇政府,主管企业的鳌头镇政府副镇长杨宇成则称,鑫利砖厂去年换了“老板”,不知道是否存在侵占基本农田的情况。

在记者的要求下,3月10日上午10时,杨宇成和鳌头镇国土所所长赖金亮一同前往鑫利砖厂查访。

砖厂内仍在开工,但砖厂的大型挖掘机在记者到达时悄悄停放到远离砖厂的路口,开上一辆平板车离开了。

实地走访后,两名负责人承认,按照“潮利村委会基本农田保护区分布图”,砖厂周边的5个鱼塘的确占用了基本农田,但均表示不清楚是何时侵占。

而对于砖厂后的新开挖的泥塘,两名负责人表示,将向上级部门汇报后进行调查,调查结果将通报本报。

截至记者发稿时,本报仍未接到鳌头镇相关部门的通报。村民则称,砖厂仍在继续开工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xowa4.szielang.cn/content_x9os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20 05:48

2017陕西省考成绩  霉菌性阴炎怎么引起的  拍大师ios  treasure舞蹈完整版  复活电影  如何将歌曲下载到手机  偶像运动会哪里可以看  退休年龄最新规定2017  刘香成摄影集  fm2016 助理教练推荐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广东非法砖厂吞田50亩 监管部门普遍“不知情”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德宏沉香鉴定_我国精神病院现状调查:进不去?出不来?